粮食不足
想吸皓抗

【皓抗】不会起标题

亚瑟士发货了,开心

 

吸点皓抗

 

陆抗半拖着羊祜在路边拦车,对方酒气熏熏,但是醉相十分正常,不闹不吵,就是太沉了,大半个人都扒拉在自己身上,意识模糊,随时都会被带着摔倒在马路牙子上似的。

夜里十点多非常不好打车,陆抗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回酒店里去开间房凑合一晚上,风驰电掣一辆路虎一甩身刹在陆抗跟前,车窗降下来露出孙皓笑么嘻嘻又咬牙切齿的脸,右手中指把墨镜扒下一点,故作惊讶地看着陆抗。

“牛逼啊,陆老师!”

 

 

陆抗上一次听到孙皓用这个词形容自己是上学期复习周之前,他起身去倒杯水的功夫孙皓就占了他的位置点开了他接的一单委托案的文件。

“牛逼啊,陆老师,”孙皓头也不回,直对着电脑屏幕啧啧,“居然跑这么好的事务所赚外快——我爷爷不知道吧那被我知道了你可得给我封口费。”

陆抗走过去合上电脑:“兼职而已,就是孙教授介绍我去的——封口费不会有的,重点也没有了,整本书都是重点,法概每次都要出五套备用卷子的。”

“小气,陆幼节你这样太小气,我觉得难过。”孙皓摇摇头,凑到陆抗身边,晃晃悠悠地带着陆抗就要往沙发上倒,拿嘴唇去碰他藏在针织衫领口下的锁骨,“你这样我就要去找小万要笔记了。”

陆抗被孙皓压着,对方嘴唇有点凉,碰到皮肤是一阵阵轻微的刺激,他拍拍孙皓:“我听叔子说万彧上课比你认真多了,你找他去也行,找我真没用,这学期又不是我教你,卷子也不是我出——”

孙皓呼啦一下撑起身子,拿眼睛睨着陆抗,陆抗知道孙皓又来劲了,淡定地也坐起身子整理衣领就要走,被人一下又从背后压住,差点趴到茶几上,玻璃隐约印出身后孙皓的脸,半张埋在陆抗后颈上,舔舐啃咬,带着点怒气和别扭。

陆抗耸了下肩:“起来,你这样太沉了。”

“那人怎么那么烦啊!”孙皓的声音模糊又急切,“反正你别让我看到你们俩站一块儿!”

 

 

然后今晚就被看到了,不仅站一块儿了,这距离还黏得很友好亲切,十分符合系里“羊老师和陆老师是很好的朋友”的说法。

陆抗愣了下,下意识拿手去碰孙皓的墨镜:“毛病啊大晚上开车还戴这个干嘛……还有你这逆行了吧?”

“先锋派,”孙皓摘了墨镜撩了下刘海,下巴往不省人事的羊祜那边抬了抬,“是要送这位回去是吧?”

陆抗腾出一只手打开后座的门:“既然知道你就来帮我下。”

孙皓“嘁”一声,从驾驶座下来,看着羊祜绕在陆抗肩上的手臂大惊小怪:“哎呦呵搭得还挺紧!”然后不客气地扒下来,使劲把人往后座里推,把一双无处安放的长腿胡乱叠塞着,砰地关上后座车门,扯过陆抗肩膀就堵在车门上,一手圈着对方的腰一手抵在另一边锁死,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孙皓忍不住为自己点了个赞。

幼节真好看——然后他就心猿意马了,距离太近了,嘴唇和嘴唇几乎就要碰到一起,呼吸都是交缠的,他侧头轻轻略过去,咬耳朵似的小小声道:“没想到陆老师夜生活还挺精彩,联谊散场了还跟同事有这么亲密的私下交流啊。”膝盖却不安分地想挤进陆抗两腿间,就听到对方开口:“早点回去吧,明天趁早在你爸起来之前去把罚金交了,又是逆行又是违规停车的。”

孙皓被陆抗一贯擅长的顾左右而言他气得,捧着对方的脸转向一边:“来来来抬抬头看清楚了陆老师——单行道!还有那边那蓝标看见没——‘允许临时停车’——你什么时候能正面点儿回应我啊?”

陆抗就笑起来认真回应:“没毛病吧?你这叫‘临时’停车啊?!”

按照孙皓的性格跟着应该怄气懒理陆抗等回了家再爆炸开的,可是他却突然直起身子笑了笑,没头没脑来了一句:“你怕摄像头啊?没事,我就亲亲,不做别的。”然后直接吻了下去,陆抗来不及发出声音,唇舌都被人侵占,呼吸粗重起来,一下子站不稳,又被孙皓用手托着后腰,于是只好自己也把双臂圈到对方颈上。

孙皓另一只手扶着车门上部,朝里面挤挤眼睛。车窗没关,所以他清楚地看见车里那位一手搭着额头,满脸无奈。

 

羊祜早在被暴力塞进车后座的时候就被折腾醒了。

只是头疼又浑身无力,所以现在十分渴望能马上回家。

 

 

TB没有C

评论(8)
热度(26)

© 一只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