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不足
想吸皓抗

【权逊】这是标题

都是瞎编

 

 

 

日出越发早,孙权闭上眼的时候,眼皮上飘着微烫的红,像火又像血,浑身也跟着慢慢暖起来。但是这个月份的武昌应该是久雨积涝的,农成若是不好,往年这个时候,有人又该着急了。

想到这里孙权不由自主翘了翘嘴角,却感觉眼皮上一阵酥痒,睁开一看是细草叶的尖尖正弯着撩着,离得太近了看反而是一角模糊的绿,稍转转眼珠却能清楚看见高一点的地方,那张笑意盈盈的小脸,双眼弯弯如月,细碎晶亮溢成两泓深泉。

孙权一个打挺起身,笑嘻嘻地拨开叶子又顺进自己手里,反而拿去蹭陆议的脸颊:“阿议你怎么找到我的啊?”

陆议原本规矩地跪坐着,眨了眨眼睛也放松地伸展双腿改成踞坐,摇了摇脑袋:“小叔叔这些天在家,我猜你也没胆量再翻墙啦。”

孙权埋头双手不停,十指翻飞间用几片细草叶编了个小小的草环,挑出一根细细的线拎起来,在陆议面前晃了晃,看见对方一脸波澜不惊,于是硬把东西往陆议手腕上套,不自觉就是一手汗,嘟哝道:“你别不乐意呀,我以后一定送你更好的,就金子做的那种,灿灿亮亮一大串,可以戴到阿议你手臂上的那种……当真的!”

陆议怕痒,草环的边缘蹭在他细嫩的手腕里侧,忍不住抖起来,就笑出了声。孙权看他那样也就松了口气,跟着嘻嘻哈哈上手去哈陆议的腰,陆议更不干,反应剧烈地扭开身子,两个人直接在草地上滚成一团,挤挤压压,弄得碎屑齐飞,都被蹭了一身脏。

笑过头了陆议就开始咳嗽,咳得一脸红扑扑的停不下来,费劲地喘着气,孙权爬起来扶着陆议坐正,一只手很不熟练地绕到他背后顺气,一只手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掌不肯放开。

“别紧张呀我无碍的……”陆议看着孙权,半晌不吭声,最后皱着眉头开口,“阿权你知道的,我不擅长那些上树啦下河呀之类的,疾走时而也追不上你们,可我就是想和你一道……你都有些时日没有找我啦,我原以为是我小叔叔总对你疾言厉色的缘故你不好来……”

孙权思路跟着转得飞快,马上接口:“没有没有,我没觉得阿议是负担啊!”

小孩儿心性,陆议一下就开心了,让孙权别再在他背上顺啊顺地跟待那些娇弱弱的姑娘家一样。又对着手腕上的草环端详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评价:“这样的就挺好看的了,我觉得比大金串好看很多的。到时候他们金啊银啊的你有我有他也有,但是这个就只有我一个人有呀,阿权你就送了我一个人的。”

 

 

“对,就送你一个人。”孙权顿了顿,又低下头,抓着陆议一双手翻来覆去地玩,捏捏手指又挠挠掌心地,才慢慢又开口,“那以后你再要见我,我绝不会再不愿见你的,你也不要再轻易生气然后丢下我好嘛……可不可以原谅我啊。”

陆议越听越惊奇:“原谅什么?你什么时候不愿意见我啦?翻墙你都来找我玩呢……你去哪里玩我都乐意跟着你呀,我行动又慢,不被你丢下都不错啦……”

 

 

孙权于是抬起头就那样看着陆议,眼眶都要红了,还是一眨不眨眼地,就那样看着,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陆议了,要一次看够本看回来,生怕转个眼珠人就不见了一样。

陆议一头雾水,但还是欣然直起身子轻轻拍了拍孙权发顶:“原谅你原谅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跟着就笑了起来,露出糯白的牙,不自觉弯起的眼像是要流出光来一样,是孙权最喜欢的模样。

下一刻陆议就被抱了个满怀,肩上好像氲开了一片湿气,透过衣料渗进去,跟着是孙权闷闷的模糊的哽咽,一点一点地也透下来:“那我要走了。”

陆议觉得今天孙权很奇怪,又看了下日头,顶多巳初时刻,这个时辰也没东西吃啊。

 

 

 “我要去找你了,你要见我,要原谅我的。”

“我就在这里呀为什么要找……原谅原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

 

 

那我去找你了。

你会见我,会原谅我。

 



日头很暖,周遭很静,那片红色越发深起来,铺满了眼前,孙权闭着眼猜,也许多年前那场火也是这个颜色,火中的那个人也是这般耀目。

 

 

躺椅彻底静止下来,丹陛下的宫人瞬间跪了一地。

 

 

 

 

 

 

 

 

 

 

 

 

 

 

 

 

 

 

 

 

 

 

 

 

 

 

 

 

 

 

 

 

 

 

 

 

 

 

 

 

 

 

 

 

别看了没了。

 

评论(4)
热度(25)

© 一只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