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不足
想吸皓抗

存档,17.04.09

 

深海的游鱼,一头扎进碎石里,疼得鳞片都开花了,就像烧烤架上的扇贝,滋滋开合,冒着青烟。

不是,没有烟,都没有升温,哪来的烟呢?都是假的。

我说的不是假课本假学期那种假,是“游鱼本该在天上飞,怎么去了海里”的那种假。那什么是假的什么又是真的?要怎么区分啊?

是看着空荡荡的观众席却又塞满了陌生的脸孔吗?还是握着话筒问质询却发现自己光张嘴不出声、底下哄堂大笑呢?又或者是抱着排球不知所措,往左一看是一面女墙破烂不堪,往右一看又是三十米高的网飘啊飘,指尖靠近阳光漏进来的一束束都会觉得恶心而麻木呢?

傻了吧?什么是假的?其乐融融笑语欢声才是假的,你以为的你以为真的就只是你以为。背后哪来的翅膀?却还是耸动着蝴蝶骨妄想双脚保持离地状态三十秒以上?其实看,脚下都是獠牙缠着荆棘好吗。静静地坐着吧,其实心里明明怒海翻波了,面上还要保持平静。

微笑,微笑是最无畏的刺刀,刺破山壁刺穿波涛,却怎么都捅不穿那张薄薄的窗户纸。明明沾点口水手指戳戳就能搞定的事了,为什么这么困难呢?

哪里会困难啊?你听,刺咔刺咔,啵卟——不对,这是面具被捅穿了!明明面上都是在笑啊,可为什么两边又都在流泪呢?很俗的一句话了:内心在流血。

谁管你内心是流血留香还是鎏金啊?回去该呆的地方好好呆着不就好了,鱼为什么要来岩堆里?因为夹缝中有花?还是因为碎壁上有光?鱼说,因为我心中有爱,喏,就在这里。

开玩笑吧?指一下鱼的心脏在哪里给我看看?

无为则是有为,那就请闭嘴。闭嘴干什么?那就听琴吧。

琴要听啊,是协奏还是solo?是天籁还是魔音?不过人家又不穿脑,就笑嘻嘻地刺进毛孔再穿出来而已。一定是通体舒畅的,带着血和骨的弦为了什么而存在?反正不是你。

那现在就调调音吧,摆在……嗯,就这里吧。弹什么呢?算了,扫出什么调就算什么曲好了。

喔唷,你看,又飞上来一条蠢鱼。

评论

© 一只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